等离子全面屏!

日期:2023-06-30 21:17:19 / 人气:148

今年“最痛苦”的恐怖片是它的时间编剧|南叶文2023年还没有过半,但今年最血腥最痛苦的恐怖片可能已经诞生了,这就是《万恶之死》系列的重启。电影《恶灵崛起》原本是华纳兄弟计划在线流媒体的“互联网大片”,投资不到2000万美元。没想到,该片在小范围试映后反响不错,促使华纳将其放入影院,上个月斩获1.16亿美元,以小博大大赚一笔。另外,本片烂番茄新鲜度高达84%,爆米花指数77%。无论是专业影评人还是普通观众,都对这部恐怖片相当满意。为什么会在一大波美国恐怖电影中突然崛起?为什么是年度最痛苦的电影?在进入主线剧情之前,影片讲述了三个男孩和女孩在湖边小屋的故事。其中一名女生被附身后,不仅撕下了表妹的头皮,还直接将男友斩首。随着片名的出现,她升上了半空,让人不寒而栗。主要故事发生在序曲的前一天。女主角贝丝从外地来,住在姐姐艾莉家。一向心高气傲的贝丝发现艾莉早已和丈夫分居,独自抚养三个孩子。更糟糕的是,她姐姐住的那栋破旧的楼房即将被拆除,她不得不搬家。大女儿布丽奇特热衷于女权,二儿子丹尼偏爱广播音乐,小女儿凯茜敢于砍掉玩偶的头作为护身符来增强勇气。艾莉一家虽然小摩擦,但彼此感情深厚。电影之所以在杀人场景前给这些角色做铺垫,自然是想告诉我们,这个家庭不好惹,彼此是团结的。所以,当他们中的一些人被鬼附体,杀人的时候,人们会感受到杀人的残酷,见证亲情的撕裂。一次地震后,二儿子丹尼在大楼地下的一个裂缝中发现了一本神秘的古书,里面记录了极其恐怖的死亡画面。除了这本古书,还有几张黑胶唱片。当丹尼播放唱片的时候,一个来自远古时代的死亡咒语降临到这个家庭,一场血腥的杀戮即将开始。在电梯里被鬼魂折磨的艾莉,接着是布丽奇特和丹尼,相继被鬼魂附身,在一个雨夜的孤独楼里上演了一场恐怖的杀戮。导演兼编剧李·克罗宁(Lee Cronin)故意埋伏了一些小细节,让大楼像个密室,也让深陷黑暗的艾莉一家无法逃脱。影片结尾,只有贝丝带着小女儿凯茜逃了出来。就在我们以为悲剧结束的时候,片尾解释了序曲的缘由:被鬼附身的女孩是这栋楼的住户,她离开前恰好路过血腥的一幕。不过这些邪死崛起的剧情设定,或者说悬疑埋伏,其实都不是重点。观众之所以对这部电影赞不绝口,在于它的血腥程度、恐怖桥段以及对邪恶亡灵经典三部曲的致敬。《山姆·雷米与死灵》可以说《死灵》系列是由资深影迷山姆·雷米制作的一部邪教电影。一开始,他只是做了一个7分钟的短片,叫《发条》。在得到制片人的赞赏后,山姆·雷米将其改编为一部32分钟的《在树林中》。幸运的是,《在森林里》为山姆·雷米赢得了更广泛的声誉,并获得了9000美元的制作费。山姆·雷米用这笔钱进一步优化了树林,并于1981年制作了第一部《邪恶之死》。那时候,他才22岁。本片结合了《驱魔人》中的恶魔附体,《僵尸黎明》中的僵尸动作,以及施维默的定格动画效果。然而,山姆·雷米用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独特的镜头语言制作了一部带有自己风格标签的恐怖片。这部电影一开始并不被重视,但直到发行人,戛纳电影节的创始人之一厄文·夏皮罗看中了它,并邀请《邪恶之死》在电影节上放映,才有了全球发行的机会。这部电影最终获得了近300万美元的票房,这给了山姆·雷米更多的资金支持来拍摄《幽灵玩家2》。值得一提的是,《万恶之死》前两部的剧情非常相似,几个年轻人在森林里的一个小屋里意外发现了死亡之书,被鬼附身后,一个个遭遇意外。特别是布鲁斯·坎贝尔扮演的主人公,在前两部电影中有类似的设定,但没有连贯性。所以所谓的《幽灵玩家2》其实还是第一部的“改进”。邪死系列只有最后两部有真正的上下衔接。正是这个系列让山姆·雷米在好莱坞崭露头角,从一部低成本的邪教电影走向大制作的主流商业电影。始于2002年的《蜘蛛侠》三部曲是他的代表作。至于邪死系列,直到2013年,也就是1992年第三部《阴曹地府英雄》之后,才出现了下文,也就是新版本的邪死。虽然山姆·雷米没有亲自执导这部电影,但他参与了写作和制作,并以更现实和现代的电影技术重拍了第一部《邪恶的死者》。基于该片良好的票房,山姆·雷米再次带上老搭档布鲁斯·坎贝尔,制作了一部话剧版的《邪死人》,让众多影迷大饱眼福。《蜘蛛侠》让山姆·雷米名声大噪,而这一次《恶灵崛起》显然是一个新的开始,不再连接经典三部曲的故事。如上所述,它已经从布鲁斯·坎贝尔作为男主角的视角转变为贝丝作为女主角的视角。这自然和现在好莱坞的创作潮流有关。血浆与疼痛可以说,万恶之死系列之所以一时间名声大噪,被众多影迷奉为经典,是因为影片虽然制作粗糙,但镜头语言新颖巧妙,恐怖场景别具一格。山姆·雷米以戏谑的心态将喜剧元素融入恐怖片流派,使得这部系列与同时期的其他恐怖片形成鲜明对比,如《月光》、《梦魇街》或《德州电锯杀人狂》、《德州》。《恶灵崛起》在镜头语言、恐怖场景甚至画面细节等诸多方面向旧三部曲致敬,但也呈现出全新的风格。具体来说,这种致敬首先体现在整体框架层面。比如场景虽然搬到了现代城市,但不再是荒野小屋,而是属于一个封闭的空间。影片中的三个主要场景是埃莉的家、狭窄的走廊和拥挤的电梯。在叙事逻辑中,是某个人“死了”。在发现死亡之书后,他尽力去读释放恶魔的咒语。而且在最后,主角们用电锯把恶魔切成了碎片,逃了出来。此外,还有对细节的致敬。艾莉照镜子时,镜子上的英文是:家,甜蜜的家;在《幽灵玩家2》中,当布鲁斯·坎贝尔扮演的阿什与魔鬼战斗时,他身后的相框里的字也是:家,甜蜜的家。或者艾莉被魔鬼附身,活生生地吸走别人的眼睛,吐到另一个人的嘴里。这个恶趣味桥段,在《幽灵玩家2》里,就是Ash踢到恶魔头上,把后者的眼睛弹到女孩嘴里的时候。更别说,在本片和《幽灵特工2》的高潮部分,还有类似《黎明前的死亡》的威胁台词。而《邪死人崛起》不仅致敬,更是用让人毛骨悚然的“痛苦”画面直击粉丝的视觉神经。艾莉用纹身机在女儿布丽奇特脸上画出了血痕。被附身后,布丽奇特吞下玻璃,甚至抓破食道;而且贝丝被布里奇特抓住后,后者用刨刀把贝丝小腿上的肉刨成肉丝...如果说山姆·雷米的《邪死人》系列以想象和喜剧恐怖为主,那么《邪死人崛起》已经脱胎换骨,走上了一条残酷惊险的道路,无疑在恐怖程度上成倍飙升。近年来,北美恐怖片市场掀起了一个小高潮,以《潜伏》和《招魂》为代表的温子仁式恐怖片成为主流;而A24恐怖电影,如《遗传厄运》、《魔女》、《X》也不容小觑。反倒是老式的恐怖片,比如德州电锯杀人狂,月光恐慌尖叫,纷纷拍出来,但要么无聊,要么离题万里,很难平衡情怀和创新的关系。《恶灵崛起》无疑是其中的异数。这有点像麦浚龙的僵尸。前者是在寻找当年邪死人系列的影子,后者是在祭奠港式僵尸片的尸体。两人都在怀念过去,但都找到了新的表达方式。这部电影能引起这么好的反响,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作者:AG百家乐注册登录官网




现在致电 QQ: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AG百家乐注册登录官网 版权所有